2010年7月11日

想我那一起摸黑爬中級山的老弟~~ 《 We can love completely without complete understanding. 》

位置: 336台灣桃園縣小烏來風景特定區
夜晚,車子飛快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剛剛從霞喀羅古道兩天一夜的露營回來,帶著稍稍疲憊身軀回台北,不過坐在菲力普的車上,兩個人都有著談不完的爬山經‧

「你是從什麼時後開始爬山的‧ 」突然菲力普拋給我一個問題‧

第一次爬山是大約四年前的事,剛開始爬山是從冷水坑上七星山東峰,當時爬的我氣喘噓噓~~
DSC07886_nEO_IMGDSC04068



還十分記憶猶新的回答…,彷彿自己還是那個第一次爬山很累、很喘的菜鳥‧

「每個人第一次爬山都差不多~~,想當初我在爬北插的時候也是如此......」菲力普一邊目不轉睛的開車,一邊還好心安慰著我‧

同時回想起過去四年多的爬山經歷:有陽明山系列,郊山系列,中級山,還有高山的部分‧

很自然回憶起過去,兄弟倆一起爬中級山的種種經歷......依然歷歷在目......

現在當然,我非常知道那時候應該怎麼像他開口才好。可是不管怎麼說,總會變成冗長的對白,所以一定不可能說的很好。就像這樣,我所想到的事情總是不實用。

總之那對白從"從前從前"開始,以"妳不覺得很悲哀嗎?"結束。


                                                          *

從前從前,四年前的夏天,一個將近四十的上班族,當時我過著一個連自己生活,都到快支撐不下去的程度,被工作上和一些莫名的期許,驂雜著許多的衝突與壓抑‧一直到谷底後,然後有一天,突然嘗試著開始爬爬山‧動一動身子骨‧希望轉換依下心情‧

就這樣我的汗水滴過一座過一座的山,一晃眼,就過了兩年‧

不過兩年後,大約是08年左右吧,慢慢接觸到周圍陽明山區,和其他的郊山系列,老弟也在一旁,默默看在眼裡,總之爬陽明山已經爬到自己覺得到有一點點重複,同時又有一點興起想走走中級山的想法‧

在開始爬山之前,老弟和我一樣,平常是幾乎不爬山的,假日頂多是打打籃、網球,游游泳,釣魚什麼的…

所以當從08年12月開始,老弟知道我很「難」一個人去爬中級山,萬一有個「怎麼」,總是麻煩......

有一天聊天的時候,說到:

「看了Tony北插天山的遊記好多次,其實早就很想爬北插天山,只是苦無陪人陪伴,擔心『萬一』怎麼樣,就不太好了!」

後來某一天,老弟就興沖沖的找我‧

「我們這個禮拜天,從小烏來登山口爬北插天山吧!」語氣裡帶有幾分肯定....

連我都被這份肯定給深信不疑‧相信連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在陽明山區活動的我,只憑以往被工作摧殘下的身軀,有那麼一天可以爬上像是插入天の山之間的北插聖地‧

結果,當然不出意外的辛苦,經過水源區的時候,天已經快要全黑,一路摸黑找登山條,比對航跡,兄弟兩個互相打氣,回到登山口,都有一種「重生」的喜悅,然後到台七甲線的7-11買了瓶冰可樂,當時遇險後,一飲而盡的暢快,猶記在心裡‧

                                                          *

這是我人生中,其中最美好的一段中級山爬山經歷……
DSC09387_nEO_IMGDSC08724_nEO_IMG
DSC09747_nEO_IMGDSC09949_nEO_IMG
DSC00278_nEO_IMGDSC00280_nEO_IMG
爬完北插天山之後,又一起相偕爬了許多中級山,算了算前後五個月左右,一到週日就相約一起到處爬山,那個時候兩個瘋子,爬了像是有…全家人一起去的馬拉邦山北插天山加里山塔曼山鵝公髻山北得拉曼山南插天山稍來山、鳶嘴山霞喀羅大山(1/2)(2/2),還加上最近一次的兩天一夜玉山主峰行 (1/2)(2/2)

之後大概是因為安排爬山細節什麼的小事,而悶不吭聲的吵一架之類的,然後兀自跑去參加安哥的唐穗山~~偶的第一次參加亂集團,然後順理成章的參加亂集團的活動…

就此漸漸和老弟的行程分道揚鑣………也漸漸和自己可以任性而走的日子告別…


不知道為什麼,妳不覺得很悲哀嗎?.....

                                                          *

時間再拉回08年12月冬天,兩個人,氣溫約10多度,在北插天山回小烏來登山口的路上,兩盞微弱的頭燈,在插天山區裡,無聲的轉阿轉,兩個人一起摸著全黑,好不容易的亦步亦驅的「爬」回登山口;在回家的路上,兩個人悻悻然的說:「半年內不敢再上中級山‧」

然後一個月後完全忘記,然後一起上 2000公尺的加里山;然後培養出一點膽子....

三個月後,對摸黑有更深一點的感受後,早上五點,摸著「早黑」出門,一起爬上海拔1900公尺的南插天山

而這陣子的爬山(2008/12~2009/4),幾乎比起過去兄弟倆相處的時間,還要多的多.......

                                                          *

想起上次寫【雙溪/坪林】崩山坑古道(未果)-> 彷彿Fly fishing與斑鳩琴音樂下的北勢溪遊車河之旅「 懶搖白羽扇…露頂洒松風。」.....

當時想起《大河戀》(A River Runs Through It)中:描述居住在蒙大拿州麥克林一家人的故事,父親常帶二個兒子哥哥諾曼與弟弟保羅至大黑腳河,教導他們「假蠅飛釣」(Fly fishing)的釣魚技巧及做人的道理,兄弟手足情深。


長大後,哥哥前往紐約讀書並取得教職,弟弟因為深愛釣魚,不願離鄉,大學畢業後在家鄉從事記者的工作。數年後,哥哥返家渡假,兄弟久別重逢,感情依舊。某日保羅為女友之事與當地之印地安人於餐廳中爭執,打傷對方,而被警局收押,哥哥前往保其出來。

兄弟二人心情煩悶,想起幼年時與父親一同釣魚之樂趣,因而相偕前往大黑腳河重溫舊夢,一路上美麗的景物與幼時情景交錯,搭配優美的斑鳩琴彈奏的音樂,令人動容。


個性豪邁不拘的弟弟保羅在「假蠅飛釣」的技巧上比哥哥好,與父親比較更是青勝於藍,並且熱愛其中。然而保羅最後被印地安人報復下打死,影片中交錯保羅釣魚時在險境中與魚搏鬥的高超技巧及其被殺害的場景,令人不忍及熱淚盈眶。

小時候,爸爸曾教導二兄弟背詩:

「雖然過去美妙的時光不能挽回,

Nothing can bring back the hours, splendid, and grace,」

「我們不會嘆息,要在剩下的時間中找出力量,

groaning or flower we will agree not, ............ behind」


Memorable quotes for "A River Runs Through It (1992)"

「有時你所不瞭解的,往往是你身邊的人,即使你不完全地理解,然而你仍然可以完全無保留的付出。」

"Either we don't know what part of ourselves to give or, more often than not, the part we have to give is not wanted. And so it those we live with and should know who elude us. But we can still love them - we can love completely without complete understanding. "




到現在爬山的時候,有時候整個腦子裡,彷彿耳邊還響起優美的斑鳩琴彈奏的音樂…不斷地迴響……

                                                          *

回想起當初和老弟......那時是兩個傻瓜,憑著自己的餘勇,自恃爬過些郊山,還對什麼爬山需要了解注意的事情,都完全一竅不通做的事,想想那個時候的倆人,只憑著到各大旅遊網站找尋資料,還有憑藉著Garmin Oregon 400T,事先找好航跡,就出發了…

有時候往往到了星期五左右,才想起這週想去哪裡爬山,然後打電話給老弟兩個一起琢磨琢磨,看看這週去哪裡哪裡,稍微討論一下路線,然後星期天一大早,兄弟兩個人,摸著早黑,一起開車出發了‧

當時的我們,什麼都不懂,沒有什麼裝備,憑著一隻登山杖,一個Deuter的背包,還有老弟「故意」退下來給我的La new的登山鞋,後期我們則是換上太原街買的雨鞋,就以這樣的裝備爬中級山‧

當然也不會什麼判斷高度,還有地形的困難,甚至什麼「吊山」(註一) 的緊急措施等等,一切都付之闕如‧

「簡直是在拿命開玩笑‧」如果以一般爬山山友的標準而言‧

不過我確實是甘之如飴(不曉得老弟是怎麼想的),也許是我們兄弟兩個,這些年來很少有機會,可以在一起聊聊天相處,一起爬山,有時候,還可以聊一聊其他有的沒有的…

想起兄弟兩個,小的時候,一起和鄰居打架,丟石頭,放大頭炮,水鴛鴦的日子‧

一起共患難,感應到這種特別的情誼,尤其的珍視…

                                                          *

後話:09年的12月,也就是在爬北插天山過後的滿週年,又和老弟嘟嚷著「玉山」有多「難」(抽中)去爬…

然後老弟又哪天,又喜孜孜的告訴我:可以參加他們辦的兩天一夜的玉山的活動(1/2)(2/2)

當時,晴空萬里,和老弟一起登上玉山主峰的感動,久久難以忘懷…

有時候會這下私心盼望:希望我們兄弟倆,這還能像這樣的繼續延續下去,直到有一天…走不動為止…

最後,這篇文章的段落,仿自More about 遇見100%的女孩

總之那對白從"從前從前"開始,以"妳不覺得很悲哀嗎?"結束。

希望藉此向村上春樹, 和賴明珠 致敬‧

延伸閱讀:

↓2008-12-7    【桃園龍潭】石門山、外加大溪橋逛逛~~又走完一個台灣小百岳
DSC07092_nEO_IMG

↓2008-12-14  【苗栗】馬拉邦山~楓紅+登上心儀已久的小百岳
DSC07261_nEO_IMG

↓2008-12-21  【台北石碇】筆架山+二格山(石尖山)~體會「北部三大岩場」再加上一個小百岳
DSC07404_nEO_IMG

↓2008-12-28  【桃園復興】小烏來第一登山口登北插天山~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DSC07886_nEO_IMG

↓2008-1-18    【台北平溪/菁桐】一坑口,薯榔尖(平溪富士山),石筍尖(未果)~難忘驚險的石筍尖
DSC08351_nEO_IMG

↓2009-1-28    【苗栗南庄】加里山(小百岳)~~我的第一座超過2000公尺的中級山
DSC08724_nEO_IMG

↓2009-2-8      【桃園復興】拉拉山國有自然保護區~「全台灣面積最大的紅檜森林」,加上登中級山…塔曼山
DSC09387_nEO_IMG

↓2009-2-15    【新竹五峰】鵝公髻山~豐富柳杉林的中級山(小百岳)+牛肉大塊的芝山岩牛肉麵
DSC09747_nEO_IMG

↓2009-2-22    【新竹尖石】北得拉曼山(內鳥嘴山)~登中級山兼欣賞山毛櫸和五顆紅檜巨木之旅
DSC09949_nEO_IMG

↓2009-3-1      【桃園復興】傳統水管路登山口登南插天山~登11小時的中級山~~Pain is inevitable
DSC00278_nEO_IMGDSC00280_nEO_IMG


↓2009-3-15   【宜蘭大同玉蘭村】松蘿湖~~「十七歲少女之湖」~~柳杉林和松蘿草原的綠光森林
DSC00673_nEO_IMGDSC00675_nEO_IMG

↓2009-3-22   【臺中縣和平鄉】稍來山、鳶嘴山連走~第一次真正的體驗「攀岩」的中級山
DSC00954_nEO_IMG

↓2009-4-4     【新竹清泉】春遊霞喀羅古道,霞喀羅大山~綠意盎然的古道兼爬中級山~偶的第一個「大山 (1/2)(2/2)
DSC01336_nEO_IMGDSC01338_nEO_IMG

↓2009-4-5     【台北樹林】大同山、青龍嶺、大棟山~完成台北地區一等三角點之旅,兼登小百岳
DSC01516_nEO_IMG.jpgDSC01517_nEO_IMG.jpg

↓2009-4-12  【台北瑞芳】牡丹山、燦光寮山(小百岳)、半平山~ 好個「嵐光旖旎陽光白,三貂拾翠…(1/2)(2/2)
DSC01727_nEO_IMG

↓2009-4-19  【台北烏來】桶後越嶺古道~春遊清澈新綠的古道越嶺行(1/2)(2/2)
DSC01899

↓2009-12-12【南投信義】兩天一夜玉山主峰行 (1/2)~D1東埔山莊到排雲山莊~晴空朗朗(2/2)
DSC04068

註一:「吊山」(台語),形容一天的行程,當天因為其他原因而無法下山,而必須在山上緊急過夜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