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2日

「找路」 ~ 關於你爬山的事

位置: 束穗山, Nan-ao Township, Yilan County, Taiwan 272
     天下午,開始傳來有關於意外的事來,慢慢沉入一種惴惴不安的情境中。

     「由於日據時代少女勇敢沙韻,為送老師出征失足墜溪殉難,獲得紀念鐘,更讓林克孝從2002年展開台灣南澳山區的接觸與探索,隔年在Gon-gulu遇見兩名泰雅人,並成為好朋友。

     2004年第一次走完「沙韻之路」,後來又深入該山區不斷深索泰雅遺址,2009年以此經歷故事為本,出版了生平第一本書《找路─月光.沙韻.Klesan》,而這次墜谷意外發生地點,就在最他喜愛的南澳山區。」

DSC08328



     天的下午六點時光,日頭依然炎炎,一旁幾台等紅綠燈的機車騎士們,正猛看著你過馬路;今天,你知道主持人剛剛回國,一直習慣聽他專業的時事分析解說,這時,突然手忙腳亂的調整著耳機,用手指微微滑動著,點到熟悉而固定收聽的FM103.3頻道…

Radio On...

     『 吃、喝、玩、樂 ~ 罵 ~~,和趙少康一起快意人生~


     歡迎收聽今天的趙少康時間的現場。今天有一則新聞,是關於台新金總經理林克孝登山墜崖,事故現場在南澳鄉束穗山的深山地區,當地人跡罕至,山路難行。

     宜蘭縣消防局自昨天起,動用3批救難隊,原預定今天中午前趕抵墜崖現場,但截至上午十一點半,救難隊只攻克稜線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二尚待攀爬,預估傍晚才能抵達墜崖現場。。


     手邊已經有一本林克孝寫的《找路:月光.沙韻.Klesan》,本來想找時間訪問他的,不過既然《蘭萱時間》已經訪問過他,就想隔一段時間再來訪問他…… 不過事情一多,這麼一拖就好幾個月過去了……

More about 找路


     在他這本書的自序裡提到…

     當被問到要為這本書取什麼書名時,這句話又跳入我的心中。

     「吾乃常山趙子龍也!」

     在另一種懊悔形成以前,我又把這個衝動壓制下來,畢竟牛頭不對馬嘴莫此為甚!雖然還是沒有機會用上這句話當書名,但今天別無所求的我總可以在這裡鄭重聲明:這是票選第二,或者說是最高票落選的書名。

     ………

     把這本書獻給他,應該是我此生唯一可以和趙雲拉上關係的方法。

     除了趙子龍,我還想將本書獻給姜維;他們兩個人相識於《三國演義》第九十三回,而且不打不相識。趙雲病逝於第九十七回後,是姜維讓我能噙著眼淚繼續讀下去,直到姜維自刎於第一百一十九回,那時距離最後的第一百二十回已近了,所以我才能讀完《三國演義》。

     這位在第九十三回時,武能力戰趙雲銀槍,文能識破諸葛奇計的天才少年,沒有被太多的人記住,像本書中不曾出現,但當之無愧的女主角「沙韻」一樣。更像沙韻的是,真實世界的姜維據說和小說裡差異很大;但我不想聽那些事實的記載,就像我其實也不是為了真實的沙韻而展開這段古道的追尋。



     現在來的是歐美股市現況,剛剛的小漲局面現在已經變盤,前景不明……』

Radio Off...

     你靜靜的把手機裡的FM頻道關上,不曉得為什麼的,心情就是很悶,就像是被狠狠摔到地上動彈不得的感覺。


DSC02691



     了這麼些年的山,多多少少有你自己的體認,雖然說有登高山頂眺望山景的振奮心情,不過這僅是爬山過程中最好的結果之一,真正說穿了,不如人意的場景卻也比比皆是…

     你也有在滂沱大雨的高山裡,光著身子裹在睡袋裡維持著僅有的體溫,在快要失溫的情形下,自問著為什麼要來爬這山…

     更還有一些也是見不得光的,就像是第一次左腳在竹子山裡,在沒有路徑而幾乎60度的陡下的過程中,被突如其來硬拐出來的斷樹根,狠狠的給你那孱弱的內側副韌帶挫傷,也別提那第一次在西丘斯山下司馬庫斯古道的深山裡,突如其來的走上不確定的山路…

     而最近的一次應該是在甘卓萬山的下山途中,回程出發大概是上午八點多吧,這樣應該可以準時回家…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回家也是一種渴望。剛走幾步路,踉踉蹌蹌的,一個不小心就摔到前面去。

     「 Sam你不是走在雄哥後面,怎麼突然就走到雄哥前面。」志恆走在你的後面說。

     回想起來是一腳踏在樹根上,一滑就下去了。大概是身體跟不上,有心無力,不過這摔過後,走的更謹慎一點。慢慢也發現好像左腳有點拐拐的,走起來盡量用右腳走.... 雖然不好,但是也沒辦法。所以過倒木、小崩壁都戰戰兢兢的走,志恆走在你後面,不曉得有沒有感受到。


     大概是因為踩在光滑的樹根上,整個背著重裝的人,毫無預警的往下摔個幾公尺遠,還好是摔在「之」字型步道上…

     你的內心是很清楚不過的,只是從沒說出口罷了,是的,再怎麼安全也不為過的地方,你也會摔倒,你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有些地方可以馬上站的起來…


     山,也像一般的體能運動一般,如果也有「神乎其技」的境界的話。你知道這是你永遠都很難達到這著地步。


DSC02275



     午,總是很快的報導著結果。

     【中廣新聞網,記者/黃麗鳳報導】台新金總經理林克孝登山墜崖,空勤直升機今早載運第三批搜救人員入山,由墜崖意外發生時,人在現場、也是報案人的曹光輝隨行擔任嚮導;與昨天先行入山的前二批救難人員會合,預計中午前後,兼程趕抵事故現場。

     台新金總經理林克孝在宜蘭縣南澳束穗山踏勘古道,失足墜落百公尺深峽谷,宜蘭消防局持續指派直升機和搜救隊伍入山,因山路險峻、山區濃霧下雨、溪水暴漲,救援一度受阻,預計今天中午抵達出事地點搶救…


     【自由時報記者林俊宏、江志雄/綜合報導】廖英杰昨轉述兩人的說法,指出事當天,兩人和林克孝在束穗山腰,原本打算攻上稜線,卻因眼前的大崩壁而被阻斷去路,無奈之餘只好回頭再找路,

     不料走回剛才通過的峭壁時,林卻誤抓枯藤,突然「啪」的一聲,枯藤斷裂,他重心不穩,整個人瞬間往後仰,摔落近百公尺的谷底。

     當時原民嚮導韋文豪走在林克孝前方,還曾回頭提醒「不要抓錯樹藤」,沒想到才說完,林克孝手中的枯藤瞬間斷裂......


     算你爬山的經歷是十分的菜,約莫僅有個四、五年的時間,走過像是郊山 (高度低於1,200公尺)、中級山 (高度介於1,200公尺到3,000公尺),或者像是百岳等級 (高度高於3,000公尺)的路,並不多,即便如此,你知道有些路還真是的難走,甚至連「路」都稱不上,有時候,光是決定什麼是「路」都很困難。

     「找路」,在登山朋友的定義裡,已經是個可以終身研究學習高深的課程,用一生的力量學習都上不完的課。

     常遇到的是:有的時候當路基消失時,需要高繞過,有時得要低接溪谷再接回,這時候會以你自己的經驗和判斷去決定路的走向。

     當然,像看起來「會滑」的石頭,或是踩著樹根,有時候都是免不了的,不然整片都是石頭、或是樹根路的時候,或是更麻煩的是:當下大雨時,走石頭樹根的複合路,那你該怎麼辦呢?

     經常有時是會抓些支撐物,像是箭竹,像是突出的樹枝,或是一般的竹子,而你又怎麼知道哪些抓的住呢?又怎麼知道是外強中乾的枯枝、枯竹呢?

     這些,隨著你爬山經驗的增加,自覺得可以慢慢的補強,但是,這也是所謂的「你以為」,實際上呢?沒走過的路,你很難馬上下定論吧。

     就算你走過許多次的山徑,還是可能會有突如其來的狀況,不是這樣?

     所以你以為你會沒有來由的繼續走下去,以你的最大的能力去適應、去學習,如何和山林相處,如何成為山林的一部分,又如何能好好自在的享受山林。


     頭又讀一次了他的自序,也問著你自己相同的這幾個問題…

不想只是「經過」,但一開始為什麼要去做這件事呢?

     好像已然想過這個問題很久很久的…就像是About Me的話一般…

     許多年前的一個夏天,四十的上班族,當時我過著連自己生活,都到快支撐不下去的程度,被工作上和一些莫名的期許,驂雜著許多的衝突與壓抑,一直到谷底後,然後有一天,突然嘗試著開始爬爬山。動一動身子骨,希望轉換依下心情。

     就這樣汗水滴過一山又一山,一眨眼,兩年過去了。

     不過兩年後,慢慢接觸到周圍陽明山區,和其他的郊山系列,老弟也在一旁,覺得爬陽明山已經爬到自己也有一點點重複,同時又有一點興起想走走中級山的想法。

     老弟知道我很「難」一個人去爬中級山,萬一有個「怎麼」,總是麻煩,有一天聊天的時候,說到:

     「看了北插天山的遊記好多次,其實早就很想爬北插天山,只是苦無陪人陪伴,擔心『萬一』怎麼樣,就不太好了!」

     後來某一天,老弟就興沖沖的找我。

     「我們這個禮拜天,從小烏來登山口爬北插天山吧!」語氣裡帶有幾分肯定....

     連我都被這份肯定給深信不疑。相信連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在陽明山區活動的我,只憑以往被工作摧殘下的身軀,有那麼一天可以爬上像是插入插入天山之間的北插聖地。

     這也是那時候一直稱自己為「老殘」的原因。

     結果,當然不出意外的辛苦,經過水源區的時候,天已經快要全黑,一路摸黑找登山條,比對航跡,兄弟兩個互相打氣,回到登山口,都有一種「重生」的喜悅,然後到台七甲線的7-11買了瓶冰可樂,當時遇險後,一飲而盡的暢快,猶記在心裡。

     這是我人生中,其中最美好的一段中級山爬山經歷……


  又為什麼要向第三者陳述這個過程呢?

   「我們開始吧──」~~~

      今天想的多一些…你所熟悉但認識時間不長的朋友… 一如在Facebook中一再躍出 、還是「亂集團」、或是「黑熊」中所認識的許許多多的夥伴一般…牽引著我的人生…

      所以一路上…不管是在聖稜山頭的午餐溫暖時光,或是谷關七雄的東卯山頂,聽著法賓的呼喊,或是和Polo攤在地上,在39度C的艷陽下,等著安哥大汗淋漓的探著古道未知的路…還是在旅聯網,Blogger,Facebook,Plurk上,更多默默看著所有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們。

DSC04946

     「你只是希望寫下一些所謂的行程紀錄,希望能對其他的山友有一點提醒,有一點幫助。」


     「如果有的山友因此得到一點點提示,那已經是我很大的滿足。」


     「嘗試著用盡你的最大能力,以這個部落格作媒介,能夠讓人發現到這世界的美好。」


     這是你之前的回答,現在回頭看看,還是十分貼近你現在的想法。





     完新聞之後,不禁又想多問你一個問題…

「這一切值得嘛?如果你已經預先知道這個代價也許會很大,大到你無法負擔的程度,即便是如此,你也非得要去做嘛? 」

其實,本來心理頭就有一團朦朦朧朧的紗霧,隴罩在心頭很長的時間,你大約知道是些什麼,也不是些什麼的,但是以你有限的能力,卻難以言語形容。

     隔天,妻子寄給你一封沒有主旨的信,說到:

     「這很像是你會說的話…,看著看著自己的眼眶都不禁流下淚來。」

      木然…半晌說不出話來。

     看著林克孝自己寫的,關於爬山的事…,你很意外的發現,竟然和你在山裡所想的相去不遠,尤其就像是處在西丘斯山南稜下司馬庫斯古道,在深夜跌跌撞撞下回到營地,就連接近到營地200公尺處,還是硬是摔下十幾公尺深的乾溪溝,兀自回到帳棚,像是隻鬥敗的驕傲公雞,悶不坑聲的瞪著暗黑的帳頂,心理所想的竟也是如此的相近…(註一)

     給我的 霸子…

     「我有時也會獨自上山,

     也很快發現在任何再安全的地方不小心摔一跤,

     也可能讓自己陷在別人想找都找不到的地方。

     所以有時候,也會揣摩,如果陷入這種困境,我會怎麼想。

     我會非常想念家人,我會在山上大聲喊我愛她們。

     就算沒有喊出聲來,至少,我會在心裡大聲喊著。

     妳們永遠是我在山裡唯一的牽繫,努力生存下去的唯一力量。

     如果…

     這和任何人的一切都完全無關,完全都是我的問題。

     請不要指責同行的朋友,和曾經在妳不知道艱困情形下幫助過我所有的人。

     我只能卑微的希望大家能原諒我個人的疏忽。

     ……………………」

     對不起,霸子,麻煩妳照顧我們那兩個還正在嗷嗷待哺的小朋友…辛苦妳了。

     最後,請妳原諒我的任性。

     下輩子來還妳。


     走著走著,那幽微的山徑散發著神秘的吸引力,導引著你繼續走下去,有時候,走累了,走到樹林盡頭的深崖邊,寂靜地久站著,看月色染亮的溪流如何蜿蜒到海洋。此時吹著神秘的風,輕輕拂過葉緣,你停了下來,感覺到那古道、樹、山、還有你自己,彷彿是連在一起,那個瞬間,你不想就只是這麼「經過」罷了,想任性的留一點什麼下來。

     所以於是,再一次的出發,像以往爬山前的短暫分別,又出門去登一座沒爬過的山了!

DSC02020

                                                     

延伸閱讀

  1. 找路:月光.沙韻.Klesan ~ 遠流博識網
  2.   
  3. 悼念 林克孝 -- 我在斷崖跌了個跤 by 鄒仔 1993 2005 2009 2011
  4.   
  5. [Log]我出門去登一座沒爬過的山了-悼林克孝先生
  6.   
  7. 吾乃常山趙子龍也!~ 你的《找路 ─ 月光‧沙韻‧Kleasan》



                                                     

註一: 這是林克孝前年為了悼念他不幸失足的一個山友,所做的一首詩,

《失足》 全文:

我有時也會獨自上山,

也很快發現在任何再安全的地方不小心摔一跤,

都可能讓自己陷在別人想找都找不到的地方。

所以也會揣摩如果陷入這種困境,我會怎麼想。

我會非常想念家人,我會在山上大聲喊我愛他們。

我會希望大家能堅強地原諒我的疏忽。

我希望大家能把有限的生命與相聚無限延長到想像中的一生。

我對山的浪漫想像使我走上這條路,

希望大家在怪罪我之餘,

也能因為這個浪漫本質而用另一個角度欣賞我的莽撞。

不過,如果怪我可以使大家能消一些氣,

我也會很甜蜜的接受。

被罵,此時是甜蜜的。大家要好好過這輩子。

我暫時回不去,如同我不能回到童年。

但我們一定會再相見。

我想知道我走後的地球發生什麼事,

也會準備一些我在另一個世界看到的其他地球難以想像的趣事

讓我們下次相會有說不完的話題。

像爬山前的短暫分別,我出門去登一座沒爬過的山了!》

From 克孝 09/1/13, 出自山谷登山會yachen下午三時五十四分po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