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6日

吾乃常山趙子龍也!~ 你的《找路 ─ 月光‧沙韻‧Kleasan》

位置: 313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部落
一次知道這個人,大概是在某個財經節目訪談中,忠厚靦腆的笑容,結實壯碩的體型,筆挺的西裝,從容侃侃分析當前全球整體財經形勢,還有分享他的登山經驗;我對財經的部分比較沒甚麼深刻的印象,但是對財經和登山兩種這麼相異不同元素,還混和的這麼融洽,卻是很驚訝,好像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的同路人,還是磁場相近的老朋友一般。

然後是他的書,是在他的事情發生之前,從安哥那裏知道他出了一本有關沙韻之路的書,這可好奇了,財經和登山的結合,不曉得有甚麼的火花產生,我們幾個當時還豪情的在登山車程中,還磨刀霍霍的計畫甚麼時候也來計畫深入南澳山區走走。
DSC07704
南北插稜線馬岸鞍部下的宇內溪山溝找路上切回赫威水路/陸路交叉點。

但是一直找不出合適的時間,就這麼擱著。

在某個機會下,就買了這本書,然後,一直壓在書角裡幾本書中的某一本。算算我所喜愛的書,經常是以這樣有趣的方式相見。


直到後來就聽說他的事情,基於同是爬山山友的同理心,心頭的沉重多了幾分,也寫了一篇關於你的《找路》想法。但是總是心裡覺得虛虛的,好像心理的有某些部分沒有被填滿,也好像沒想透甚麼似的。


當然,至於你那探訪南澳山區古道的宏大計劃,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在靜靜的山裡。


《找路》之前,翻過許許多多的推薦序、書評,這本書在我心裡想的模樣,是尋找沙韻之路相關的一本書,其實也是這樣,這也是最表面上的內容。實際上也蘊含著更多爬山人的心理歷程,還有無數個決斷後的結果,伴隨著不如人意、或是幸運、也可以稱是經驗積累的判斷,總是一次一次地在山裡闖蕩,一次一次地找路、不論是不是找對路、然後再出發。

DSC08217
烏山路往竹子山前的找路。

幾年後,終於找個心平氣和的時間,認真地讀過幾段之後,驚訝的發現完全和過去認知的內容不大相同,心裡反而有股陣陣無法壓抑相似共鳴的情感,這種心情,是一種在山裡度過的共同的感受,面對不同山區但是相類似的處境,然後產生極為相似的想法,甚至是行為,好像透過文字,傳遞他的山林經歷,一種完全陌生但卻十分熟悉的震動。

看完整本書後,十分珍惜的闔上書,看著書皮上的山羌、水鹿、隱隱在草叢中的山豬、樹蛙,還有登山鞋和水鹿的腳印。栩栩如生的浮在腦海,還有一段話...


這是無心插柳的尋找,一個新發現與下一個新發現綿密地構成一個個陷阱把我吸進這個夢幻寫實的經驗。一開始,就停不住了。.......

這感覺,完全打在我的泥丸宮穴。全身彷彿也是留著的是相似的泰雅血液。

然後,終於可以揣想林克孝說他的心中的書名是「吾乃常山趙子龍也!」的心情。




一時間的那些個山林日子裡,我入魔似的每周末沉浸在山區的各個角落裡,有幾次行程十分難忘,像是灣潭古道邊的竹子山、西丘斯山下司馬庫斯古道的深深夜晚、如果還要算的話,最近的中坑古道北豹子山的下山算是好的結果。

好些年的某些日子,那時候我還在山裡學習著和山林相處的年代,其實也是在幾年前的事,就經常跟在安哥的後面一起爬山,說是一起爬山有點過於溢美,精確的說法是他在遙遠的前方,我跟著他走過的步徑約30~60分鐘之後的距離,努力地往終點接近中。

經常,我和他最接近的時候,就是出發和終點的相聚時候。

經過好些年的觀察,我知道我跟著的是像是林克孝一樣的山友,已經進化到與泰雅Kleasan─攀爬過來的人,類似的程度,我走在後面,心裡經常有這樣的體會。

當然,你們也會有一些不相同的地方,好像是西丘斯的山頂,我想原路來回,他想O型下司馬庫斯古道;而在竹子山的稜線上,他在前方上上下下前前後後的找路開路,你想的是怎樣保全自身的體力,到時候萬一到刁山的時候,能夠自保就好,不要脫累到大家。

在多少個天人交戰的時刻裡,我想的永遠不是當個趙子龍,而是盡力當個不讓趙子龍擔心的跟班,然後平平安安的回家。

那次的中坑古道、北豹子山的下山也是類似的經驗。

當你們中午在中坑古道的鞍部吃完飯後,心頭隱隱浮上一股不安的氣氛,看著手中GPS航跡,知道才走完30%的路程,而另外的70%的路線,則是一段五年前藍天隊前輩走過的山徑,最近的航跡和紀錄都闕如的一段古道,以你僅有的登山經驗,這樣開出來的稜線路跡幾個月後就會被山仁慈的收回,變成原始山林的一部分。

擔心歸擔心,但是出發後經過一段讓我興奮的竹42號產道,和單車朋友交錯而過,然後按照計畫登上藍天隊說5分鐘,但是我氣喘吁吁爬了15分鐘的北豹子廚山。

回到鞍部的時候,你們還是當然按照計畫的下北豹子廚山北稜,預計下400公尺的高度,然後,和當初在天光閃閃草原綠綠的中坑古道會合。
DSC07704
北豹子廚山頂,找路下切回中坑古道。

間不早了,下午4:00,看看GPS航跡,只剩最後一段下稜的路線,走吧!有甚麼難的事呢?

結果當然您已經猜的到,比想像中的相同也不同。

相同的是山林已經悄悄收回這段山路,不同的是這次我們有趙子龍在前面開路。

碰到的倒竹陣時。心理的不安漸漸升高,含在口邊的那句話始終說不出口。

「不然就回到產道再叫車回去牽車好了,這樣也比較安全!」

還有一點不一樣的是,這是全隊都有在可聽到的範圍以內,全體的隊形還保持一起,我還是一如慣例,走說的好聽一點,是在最後面盡量拉長和山的相處。

也可以說盡量不要給領隊負擔。

這也僅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

沿著北豹子廚山北稜,最後,仍需要道別,總要決斷一個不起眼而且登山條褪色的下切點,以45度完美的大自然承載土石的極限角度,一路陡下。

安哥一路喊著「沿著肖楠下!」

安哥解釋,原來這段路是造林路,當年沿途中下肖楠的樹苗,希望有一天也能累累成林。

我心裡的想法是:「那麼 ,今天就把路線壓在30年前造林人的計畫?」

「如果,30年間因為倒了幾株肖楠? 還是哪年改種了別的樹替代?」

我沒有說,連續30度陡降的當下,只有短暫的想想,喘氣都來不及了,也說不出口。



實證明安哥是對的。當然,幽暗裡發亮的GPS航跡和你現在走的路線還是重合在一起,對著前人造林的辛苦,雖然山林收回了這段路線,好在還留有一點點前人種樹的痕跡。

霞山correct路線
霞喀羅古道往霞山稜線的找路,如何正確走出霞山步道的盜伐區。

也不知道下了多少陡坡,只覺得雙腳似乎已經不是你的,反常的不聽指令顫抖的不停,唯一克制的方法就是繼續下坡,把雙腳畏懼的抖動,轉換成對山徑陡坡的掙扎。

這個時候,穿著方便便宜雨鞋的缺點終於在這段山路得到反証,原來人體工學設計和腳耐磨留洋登山鞋在此終於得到平反,一吐怨氣,最好的證明是脫下雨鞋後的十隻黑色的指甲,還有老婆那想說卻忍住的抱怨表情。

在我以後登山的判斷上,雖然大部分有經過溪水的行程仍然會穿雨鞋,但是已經穿的心不甘情不願的,而登山鞋,無疑已經加了5分。

最後和黑夜沉沉怒滔般的盤山坑溪匯合,穿越不少段深可及膝足可倒灌雨鞋口高度的溪流,在幾近全黑的山林溪豁裡,僅僅靠著電池快要用盡的 LED頭燈散射的光柱指引。

大概是久疏於山林,體力耗損的差不多,那種對黑夜害怕的小男孩又回來了,我的每一步都走的踉蹌,像是開闊的空曠地也會跟丟登山條對古道路線的指引,水路的過溪路線也選的不夠精確。走一步踏一步支撐一步的時間越來越長。

過去夢魘般的刁山場景,彷彿又要出現。

這時候,我又看到《找路》的趙子龍出現在眼前,

這次,好像有點不大一樣。好像趙子龍回頭救阿斗,只是用頭燈和聲音的指引,雖然雨鞋的開口少不了溪水倒灌,踩著冰涼嘎滋嘎滋的腳步聲中,透著微弱的月光指引,聽著前面山友的聲音,沿著平緩的中坑古道,慢慢回到停車點。

幾年後,經由《找路》看到不同路線卻又極為相似的經歷,怎會沒有深深的感慨?



雖然不是爬山經驗中出乎意料之外的一次,但視野和自己的預想差不多,甚至連一些多餘的設想也考慮進去。

不過,這已經比以前進步許多,從刁山,學習在山裡走動,在山裡生活,有沒有被山給接納的我不知道,不過已經可以用更平常的呼吸,更少的波動在山裡生活。

這對我已經是很大的進步。

至此,回到停車的地方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感覺這些年在山裡流浪的一些過程,好像有了一點正向的改變。

坐在車上的回程,還想著剛才摸黑找路的光景,那個在冰冷溪中行走的安哥,前方微弱的頭燈光柱很快消失在第一道山谷河彎,瞬間周圍被黑暗吞噬,我說不擔心不怕那是假的,心裡還是隨之暗沉了下來,突然間微小光柱又散入林子間,XX!繚繞的喊聲傳遍了整個山谷,好像連附近的山羌、水鹿、隱隱在草叢中的山豬、樹蛙,還有分不清是誰的登山鞋和水鹿的腳印,都一起會心一笑。

DSC09235
西丘斯山頂,找路下切司馬庫斯古道。



記:

想寫這段已經很久了,一擱就擱了好些年,有些事,尤其你如果還在其中是搞不清的,非得抽離一陣子後,才比較有機會看出一點點。

現在還是模模糊糊的,又覺得好像可以看得到輪廓了。

來談談寫這篇的原因吧!

也算是一點自己的感想、再次的讀書心得也好、或者說是登山的筆記都可以。

這些山徑,以過去登山走過的路來看,並不是最困難的,但是卻在走的過程中,回憶起許許多多在山裡的過往,有的是甜美、有的傷痛、也有一點辛酸。

嘗試走過這些知名的山徑,對我來說是一個偉大的夢想,現實是人的一生無法完成所有的夢想,有時候甚至無法完成任何的夢想。只覺得自己在一次又一次抓著肖楠下山的過程中,彷彿從找路開始,把已完成的這段歷程,回溯當成完成自己夢想的每一個不同的階段。

看著放在手邊這一本《找路:月光.沙韻.Klesan》已經好些年了,每次翻了翻,看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最後,在他這本書的自序裡提到…當被問到要為這本書取什麼書名時,這句話又跳入我的心中。

     「吾乃常山趙子龍也!」

     在另一種懊悔形成以前,我又把這個衝動壓制下來,畢竟牛頭不對馬嘴莫此為甚!雖然還是沒有機會用上這句話當書名,但今天別無所求的我總可以在這裡鄭重聲明:這是票選第二,或者說是最高票落選的書名。

     ………

     把這本書獻給他,應該是我此生唯一可以和趙雲拉上關係的方法。

     除了趙子龍,我還想將本書獻給姜維;他們兩個人相識於《三國演義》第九十三回,而且不打不相識。趙雲病逝於第九十七回後,是姜維讓我能噙著眼淚繼續讀下去,直到姜維自刎於第一百一十九回,那時距離最後的第一百二十回已近了,所以我才能讀完《三國演義》。

     這位在第九十三回時,武能力戰趙雲銀槍,文能識破諸葛奇計的天才少年,沒有被太多的人記住,像本書中不曾出現,但當之無愧的女主角「沙韻」一樣。
更像沙韻的是,真實世界的姜維據說和小說裡差異很大;但我不想聽那些事實的記載,就像我其實也不是為了真實的沙韻而展開這段古道的追尋。


各位看到這裡,當然知道我不是甚麼常山趙子龍,充其量當當他的跟班,也許連這個資格也談不上吧!本來想一度把篇名改為「跟著趙子龍後面的人!」,這樣也許比較貼近事實。

雖然如此,在這裡我想,就容許我以他那豪氣的第二高票書名,當作一個引子吧!我想,這也是寫部落格的一個任性。

還有那深深的懷念!


延伸閱讀 / 參考資料
    更多有關 找路 的事情
  1. 《找路:月光.沙韻.Klesan》,遠流出版社,2009/12/31, 林克孝
  2.      
  3. 「找路」 ~ 關於你爬山的事
  4.       
  5.  古道啊!非得要這樣子嗎?【新北雙溪】中坑古道、北豹子廚山O型
  6.     
  7. 【台北雙溪】灣潭古道、烏山路、竹子山O型 ~失敗心得感想
  8.     
  9. 【台北雙溪】灣潭古道、烏山路、竹子山O型 ~披荊斬棘患難行
  10.     
  11. 【新竹尖石】司馬庫斯巨木遊~大老爺神木:司馬庫斯古道、西丘斯山、雪白山二日O型(2/4)~中時嚴選好文
  12.    
  13. 【新竹五峰/尖石】霞喀羅古道登霞山(未果) 2175峰(Xiakelo Historic Trail->Mt. Xia(Uncompleted) 2175 Peaks) ~失敗心得感想
  14.    
  15. 【桃園復興】南北插稜線馬岸鞍部賞山毛櫸O形(3/3)-心得檢討
  16.    
  17. 文人政事: 第234集林克孝登南澳找路探索泰雅沙韻之路(2011/8/17)


找路 月光‧沙韻‧klesan



文人政事 - 林克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