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

【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2010亂集團大會師D線

位置: 208台灣台北縣金山鄉磺嘴山
101128104931101128142948

2010年11月28日,晴,嗯 ~~ 今天是亂集團大會師的日子。

                                                             

為了參加今天的活動,足足在心理等了356個的日子(註一)。


雖然我厚顏的聲稱自己是從獨自爬陽明山開始才學習著如何爬山的,所以舉凡像是七星山大屯山面天山向天山竹篙山紗帽山頂山石梯嶺,如數家珍,不過真正的是以陽明山國家公園的範圍來說的話,又似乎少了些什麼?

地理位置景觀與範圍面積:

陽明山國家公園位處台北盆地北緣,東起磺嘴山、五指山東側,西至向天山面天山西麓,北迄竹子山、土地公嶺,南迨紗帽山南麓,面積約11,455公頃。行政區包括台北市士林、北投部份山區,及台北縣淡水、三芝、石門、金山、萬里等鄉鎮之山區;海拔高度自200公尺至1,120公尺範圍不等。


要命,就是缺少了磺嘴山。

如果再多問一句原因是什麼?也許不會有人這樣說話的吧!不過大概可以想的到的答案是…

「只是你自己怠惰偷懶沒毅力加上腳力差吧。」

這或許也是其中的大部分的原因之一,不過還有一個「官方版的說法」是…磺嘴山只能供團隊申請進行生態觀察。

引用自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生態保護區進入申請須知

六、生態保護區以供學術研究為主,為避免過多人為干擾,影響生態資源,除研究人員另依規定申請外。

鹿角坑生態保護區及磺嘴山生態保護區每日各開放8隊次供民眾申請進行生態觀察,每隊5~10人,且至少5人方能成行(其中含領隊至少需有3名成年隊員),每區每月不超過500人次。


這也是當時獨行的我永遠得不到的一座山,我自知既膽小而且又怯弱,所以就這樣一直放在心裡,等待一個時機的到來。

                                                             

會師

其實這個活動也是亂集團大會師的其中一條路線,原本2009年就打算要辦的,但是天公不作美因雨取消;然後2010年原計畫捲土重來(註二),而我…

還是沒有任何的猶豫,還是打定注意,就是磺嘴山這條線。

2010年亂集團年度大會師(註三),一共有四條路線…

主線(領隊:圖哥):溪底分校→富士坪古道。

A線(領隊:梅森):林市古道→富士坪草原(會師)→瑞泉古道O形健走。

B線(領隊:任爸):由栳寮湖土地公起登→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參加會師。(註二)

D線(領隊:信):五路古道→富士坪草原。瑞泉古道→富士坪古道→山腰古道→ 鹿堀坪古道→林市古道

知道當天約有百來位的亂友,會參加2010大會師活動,好不熱鬧,雖然也是很想看看過去一年半來認識的亂友們,還有很多不認識又很崇拜而未曾謀面的神人級山友(基本上,體力比我強的就算喲。謎之音:那不變成全都是神人級山友。)

而且想多看看一些實體的人,而不僅僅是那LCD螢幕前那個80* 80 pixels的相片…

不過怎麼說呢,其實我天性懶散慣了,本性是不大熱衷參加這樣熱熱鬧鬧轟轟烈烈的活動,不過就是一心一意執拗的想登上磺嘴山。

「就陣是像是個來亂的一樣。」台語。

                                                             

明山有三大生態保護區,分別為夢幻湖生態保護區、鹿角坑生態保護區和磺嘴山生態保護區。目前開放一般民眾申請進入的有磺嘴山生態保護區和鹿角坑生態保護區。

路線:磺嘴山生態保護區目前開放申請的路線有兩條,一條是由大坪起登的鹿崛坪路線,一條是由擎天崗與石梯嶺之間起登的擎天崗路線。無論走哪一條路線,最後會在距離磺嘴山0.9K的位置交會。

申請:磺嘴山位於陽明山國家公園東部,高度912公尺,是陽明山國家公園內最完整的錐形火山。由於在保護區內,未經申請禁止進入。

巡查:據說生態保護區是保育志工最常巡查的地方。尤其是磺嘴山,因鄰近擎天崗,常常有人進去,所以巡查的次數也最頻繁。

磺嘴山,因鄰近擎天崗,常常有人進去,所以巡查的次數也最頻繁。

迷路:平日人煙稀少,步道上芒草叢生,路跡不明,且靠近東部海岸,午後易起大霧,因此常常有人在此迷路,磺嘴山一直是陽明山境內歷年山難通報次數的第一名。

嚮導:想要親近磺嘴山,行前必須做好功課,並且找有經驗的嚮導帶領。切記生態保護區內未經申請禁止進入,若私自闖入處一萬五千元以下罰款。

                                                             

D

星期六的一大早,太陽不吝嗇的露著臉出來,任爸D線的是約在士林中正路燦坤店前集合,難得約在家裡附近集合,我可以慢條斯理的慢慢蘑菇,等到集合時間差不多到了,才趕到集合點。

大老遠的就看到阿璋在前面等人,然後出現十分熟悉而有點陌生的面孔,超人兄,第一次和Facebook的朋友見了面,還有一些老朋友,在短暫的寒喧後,和同行朋友三台車,一道出發。

繞了大半的萬溪產業道路,經過風櫃嘴,經過溪底分校,左轉切入北28-1道,萬里大坪產道(北28-1鄉道),最後在附近停車。

登山口資訊:

由士林往外雙溪方向走-->至善路三段230號-->右轉過楓林橋-->走萬溪產業道路

-->經風櫃嘴直行-->走至過橋丁字叉路右往嶺腳左為004萬北農。

-->左轉,再走至叉路口直行萬里左為28-1往大坪國小(約北28-1,5.5KM)

-->左轉,過大坪國小走至北28-1約8公里處叉路(大坪高幹#109貢寮橋)

-->過橋找地方停車,直行為荖寮湖福德宮,在此停車。


很熟悉的登山口,這裡距離上次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當時興沖沖的想帶老婆一起爬山,不過看到入口的警示牌。

《由此處開始進入磺嘴山生態保護區,未經申請請勿進入。》

《切記生態保護區內未經申請禁止進入,若私自闖入處一萬五千元以下罰款。》

DSC08232DSC08233

三年前其實就經由Tony的遊記知道鹿窟坪古道富士古道的大名,當時只會爬陽明山步道的我想一探究竟,可惜未竟全功,怏怏而歸。

還記得上次的那個陰雨天,鎩羽而歸的心情,嗯,三年後,沒想到今天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一償所願。

                                                             

嘴山

事先的研究也大約知道磺嘴山也並不是好惹的,入口海拔約400公尺,山頂約918公尺,這還有500公尺的爬升,雖然任爸輕輕鬆鬆的說:

「本路線全長約8KM... 上山約2小時,下山2小時。」

當然很清楚其他山友是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參加大會師,不過我沒說,看了等高線和地圖,心理上不太敢鬆懈。

先前看過其他的紀錄,知道磺嘴山的路「不大好走」,所謂的「不大好走」,指的是沿路有許多泥濘的路,所以出發前…有自知之名的穿上幾乎已經沒有抓地力的雨鞋,手拿兩隻登山杖,背包裡帶著為了大會師準備我那一包豆干魯味和一包魯牛腱,之後準備上路。

開始上山的路還是很舒服的柳杉林夾雜些許竹林路徑,很自在的穿越其中,一段小上坡後,接下來豁然開朗,看到了往鹿堀坪山叉路,還有尖聳的磺嘴山就在右緣,知道接下來的路是上磺嘴東北稜的芒草路,
DSC08243DSC08245
DSC08256DSC08258
DSC08259DSC08260DSC08262

雖然知道 藍天隊在2008年10月,才把荖寮湖土地公上磺嘴東北稜下大坪古道全面清理完畢,不過這段路芒草森森,是很容易迷路的,果然,一年過後…芒草已經長的又高又長的。幾乎可以完全遮蔽全身。

並不太意外。
DSC08270DSC08271DSC08273

雖然我還是固執的依然顧我走在隊伍的最後一個,問我會不會怕走丟呢?當然還是會怕怕的,不過沿路有藍天隊(應該是吧)留下的防迷繩索,足以辨別方位,還有不時的會以GPS校正行進方位,更重要的是要從前面山友踏過後幾乎後反彈到定位但是仍有些許傾倒的芒草中判斷出一條正路的能力,沒一會兒功夫,氣喘吁吁的拉繩,上坡,低頭看GPS…反覆再反覆…

不能說這路比前陣子走730林道的路難走,但是低著頭找正確路徑的能力卻是相當接近的…

不久…終於走出芒草陣,而山和海就這樣毫無預警的突然間出現,360度的展望令人振奮,站這個點上可以好整以暇的欣賞整個金山萬里的海岸線,點綴著海中的基隆嶼,還有加上些許隨風飄擺的秋芒。

就算是錯過了芒花季的風采,再此也依然可以欣賞到一些全盛芒花的搖曳。

DSC08279DSC08285

當然沒忘記已經先行的隊友,和任爸短暫的交接:

「你先休息一下,這裡風大,怕大夥身體冷掉,那我們先走一步。」

然後匆匆忙忙接下小豬妹遞過來的水果--雖然不知道這樣稱呼是否恰當--,吃完後又精神活力的上路。

此時,磺嘴山已經近在眼前。
101128104931

七星山以東的最高峰,也是磺嘴山系首峰,海拔912公尺,磺嘴山本體是錐型火山,山頂為馬蹄形舊噴火口,缺口朝北,直徑約500公尺左右,是台北近郊著名山峰之一。

磺嘴山,海拔912m,三等三角點No.4187。萬里最高峰。續行火山口草原可往擎天崗或磺嘴山北峰。眺望磺嘴池,眺望大尖山、富士古道草原。
七星山以東的最高峰,也是磺嘴山系的首峰,海拔912公尺,磺嘴山本體是錐型火山,山形龐大,山頂為馬蹄形舊噴火口,缺口朝北,直徑約500公尺左右,深則約60公尺,積水成池為磺嘴池,是台北近郊著名的山峰之一。
DSC08290DSC08292DSC08293
                                                             
DSC08294DSC08298DSC08300
屯火山彙~~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大屯火山群依火山體的岩性及層位關係,可分為幾個獨立的火山亞群:


 * 觀音山亞群:包括觀音山、觀音坑、萬年塔,以淡水河與大屯火山群相隔成一獨立火山體。

* 大屯火山亞群:包括大屯山、南大屯山(大屯南峰)、面天山、燒庚寮、烘爐山。

* 竹子山亞群:包括的火山體有竹子山、小觀音山、嵩山等三座較大型的火山體。

* 七星山亞群:包括了七星山、七股山、紗帽山及內寮山(竹篙山)等主要的錐狀火山體。

* 磺嘴山亞群:以磺嘴山為代表,包括了周圍的大尖山、大尖後山、八煙山及荖寮湖山等,

其中以磺嘴山錐狀火山的外形最吸引人們的注意,山上有明顯的火山口;此外,大尖山及大尖後山也有火山口構造;八煙山及荖寮湖山噴發時間較早些,噴出的熔岩都被後來的磺嘴山火山噴發物所覆蓋,只留下小型的火山丘。

* 湳子山亞群:包括了湳子山及八斗子山兩座火山。

* 丁火朽山亞群:只包含一座丁火朽山,獨立成一個火山亞群。

以上除了西部外圍的觀音山(位於台北縣八里鄉)和東部外圍的湳子山、丁火朽山(位於台北縣萬里鄉)之外,其餘亞群皆已納入陽明山國家公園轄區內。


英文版的介紹,請參考: Mt. Huangtsui (註四: Where Volcanoes Thundered @ Taiwan Review)

                                                             

士坪草原

登頂的時間已經是11:00am,知道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下山前往大會師地點…富士坪草原。

其實我並不正確的知道富士坪草原的確切位置,唯一的印象就是去年參加法賓上午班所經過的草原,那片草原這麼廣大,不過只是想如果跟著走,問題應當不大。

如果從磺嘴山下的路,其實是蠻泥濘的,還好穿上雨鞋,如果是登山鞋的話,整個人可能要鑽入到草叢內走吧,或是讓你哪寶貝的整隻登山鞋,即有可能會完全沒入在泥水混合和部分尚青沒什麼味道的牛屎結合的泥沼中…
DSC08303DSC08306DSC08308

DSC08310DSC08312DSC08314
DSC08319DSC08321
DSC08323

不過下山的路是有一點陡,不過還是有個清楚的石階步道可以遵循,今天下山的路上果真還遇到陽明山國家公園裡穿著便服的人員,打著招呼後,也沒說些什麼麻煩的話,就直接下山。

從磺嘴山下山的唯一的路,沿著往擎天崗方向走,沿路不時會有路牌,然後等看到《鹿堀坪0.6KM/大坪3.0KM》叉路口,同時也看到Kevin,擔心我會一路走到擎天崗,在這裡等我,於是相偕取左前行。
DSC08340DSC08341DSC08346
DSC08373DSC08378

然後一路下坡好走,過溪的時候看到阿璋,一個人站在溪旁。

「這裡叉路很多,怕你們走過頭。」他呵呵笑說。

於是相約同行,然後不一會兒就有印象了,和上次與法賓上午班的路線相同,途中還經過當時午餐地點,我和阿璋解釋了一下...
DSC08383DSC08389

「璋兄,您來這裡這麼多次,對這裡的地形肯定很熟悉…」

「我老是記不得這裡的路徑和方向,好像有一點雜亂…,有沒有什麼“彆步”。」我有點無奈的問。

「來這裡這麼多次,哪裡每次都會記的這麼清楚。」阿璋邊走邊說。

「來這裡這麼多次,哪裡每次都會記的這麼清楚。」

「上次不是和法賓來上午班,我們一群人在溪邊的空地午餐的嘛?」

「啊,每次走這裡,看起來都很像…我也不清楚到底走過沒有!」

「問那麼多作什麼,走就是了!」

嗯,我和阿璋繼續走。

這一路走來,才覺得這路不像想像中的好認,很多叉路口,到處都像是有路的路線,還好和阿璋同行,不然的話真不見得每次都走的出來。
DSC08394DSC08397DSC08401

然後過溪後,又轉入鹿窟坪古道,經過上次被小蜜蜂螫的地方,稍微頓了一下,還心有餘悸的快步輕聲通過。

當下想起了Polo的氨水,吸取器,還有慢慢的想起當天一起參加的亂友們:法賓、碧玲、阿堡、雲朵、Jasmin、polo、菲力普、思嘉、阿璋、阿璋姪女(最勇敢~)、明秀、Alice、Cecily;阿成、Eagle....

不一會兒光景,林間透著光線,知道接近富士坪草原,一出林子後,就看到了上次在這裡喝起Cecily的午茶和被Polo在此為我療傷的獨立樹,同時也知道已經到了大會師集合地點…富士坪草原。

突然間,看著上百人冒出在那片草地裡,想不發現也難。

原來大會師的各線已經在此會師有一段時間了,浩浩蕩蕩上百人,努力的尋找一些熟悉的臉孔.....
DSC08411DSC08414DSC08416
DSC08417DSC08420DSC08423

                                                             

士古道

在這富士坪草原,一直停留到下午3:00,等到拍完一定要的大會師團拍後,大夥之中已經有人開始喊閃了。

所以按照任爸原定計畫,沿著富士古道開始走,一路清新的柳杉林,寬大好走,雖然有一點小陡下,不過我想只要穿著適當的運動鞋,都不是困難的路吧…

101128142948
DSC08544DSC08547DSC08554
DSC08559DSC08562DSC08564

20分鐘不到,就接上往瑞泉古道的叉路口,因為我們的接駁方向是約在萬里鄉大坪國小的溪底分校,於是繼續直行,這大約也是蕭郎地圖中的溪底古道,就在緩下坡中走回溪底分校。

實在是一條適合家人一起同行的古道。不過聽亂友說:瑞泉古道更好走,下次想想計畫一下帶著家人一起走走看。

雖然今天沒有像是信的五路古道行那麼豐碩,但是對走過磺嘴山,還有加上三個走不到半條的古道,對我來說已經是心滿意足。

這大約是對【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行程大概的描述。

接下來有一些對大會師的想法,親愛的讀者們,請容許我在此暫留一篇的位置在這裡吧!

待續:2010 亂集團年度大會師
DSC08575DSC08578DSC08582

                                                             

延伸閱讀

獨步山林間764:萬里最高峰~~大坪古道,磺嘴山(萬里最高峰),鹿堀坪山[2008/9/20]

獨步山林間942:瑞泉古道,富士山腰古道,大尖山東峰,林市古道 [2010/6/19]

ucc的部落格~ 2010-03-20萬里‧富士古道鹿堀坪古道鹿堀坪越嶺古道山腰古道連走

2009-8-1 【台北萬里】鹿窟坪古道、鹿窟坪山、富士坪草原、鹿窟坪越嶺古道O型~~美麗的陽明山大草原~「蜂蜂」相連之聞「蜂」喪膽

2009-8-1~北部山區蜜蜂螫傷出沒紀錄及蜂螫處理方法

                                                             

今日行程  總里程:9.1 公里;總時間:6 小時 45分  總高度差:583公尺(H325M ~ H908M)

士林集合(8:00am)→荖寮湖福德宮(9:16am)→鹿堀坪山和磺嘴山叉路口,取右(9:54am)

→鑽出芒草堆(10:52am)→磺嘴山 (11:00am)→下山

→往鹿堀坪0.6KM/大坪3.0KM叉路口,取左(11:40am)

→上次與法賓上午班午餐處,過溪取右(12:20pm)

→鹿窟坪古道(10:24m)→富士坪草原(12:50pm) →大會師活動(3:00pm)

→富士古道(3:03pm) → 溪底古道(3:25pm)→大坪國小溪底分校(4:00pm)

→大會師後的慶功宴地點:楓林橋旁大豐花園餐廳 (4:37pm)

→KTV歡唱時間(5:26pm)→回家(7:20pm)

                                                             

註一:2009-12-7報名,直到2010-11-28參加。

註二:本行程配合亂集團2010大會師
磺嘴山為管制區需事先申請,名額限制11人,請及早報名...

本行程由栳寮湖土地公起登,下富士坪草原參加會師

會師後請友隊支援接駁取車

隊員:11

任爸,黑人大哥,美霞,張哥,超人,Kevin,阿璋,ㄚ芳,小豬妹,雲朵,千山。

本路線全長約8k... 上山約2小時,下山2小時

集合地點:燦坤士林店--中山北路5段及中正路的交叉口 08:00

行程路線: 荖寮湖福德宮→栳寮湖叉→稜頂草原→916m→第三草原→第二草原→★→林市古道→鐵門登山口--荖寮湖福德宮取車



註三: 2010年亂集團年度大會師~

(一) 會師時間:11/28(日)中午12點~下午2點
(二) 會師地點:富士坪草原
(三) 路線及領隊:

主線(領隊:圖哥):溪底分校→富士坪古道。

A線(領隊:梅森):林市古道>富士坪草原(會師) →瑞泉古道O形健走。

B線(領隊:任爸):本行程由栳寮湖土地公起登→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參加會師。

D線(領隊:信):五路古道→富士坪草原。(依序為:瑞泉古道-->富士坪古道--> 山腰古道--> 鹿堀坪古道--> 林市古道)


註四:引用 Where Volcanoes Thundered @ Taiwan Review


On the southeast of Mt. Chihsing 七星山, Chingtienkang's 擎天崗(Sun Valley's 太陽谷) prairie stretches four kilometers northeastward to Mt. Huangtsui 磺嘴山 and Tachienhoushan (大尖後山). Grazing cattle here impede the growth of plantlife, and the prairie is an endless green carpet, an attractive invitation to somersaults. In autumn, small yellow and white flowers dot this green blanket, an extravaganza for the romantic eye.

the prairie is an endless green carpet, an attractive invitation to somersaults. In autumn, small yellow and white flowers dot this green blanket, an extravaganza for the romantic eye.

Striding here over the turf startles numerous grasshoppers and other small jumping insects. These little denizens offer delicious meals for larger wildlife. A guinea fowl ambling serenely in the vicinity of its home is one example. Four big-crown eagles soaring above are not.

Spiders' webs embellished with little, round dewdrops are everywhere, embroidered across the grass coverlet.

Butterflies of the papilionidae family in summer, and of the smaller-sized pieridae family in winter, can be seen flashing their wings everywhere over the prairie.

Where Volcanoes Thundered

Here is sulfur, ready for a thousand uses.

Bathing in the warm sunshine, giant Chihsing seems to have fallen soundly asleep, and the vast stretch of Sun Valley sweeps across below. Far away, the bright green meadows of Bamboo Pole Ridge shape a graceful curve against the sky.

The valley fragrance of sweet, tender, grassy shoots blows in the soft breeze. The placidly pastoral ambience successfully masks the volcanic origins of the valley, until you stroll over to a cliff edge.

Flat-topped Mt. Huangtsui and its satellite volcano, Tachienhoushan, hold a trace of old lake in between. Between Mt. Huangtsui and Sun Valley, the Tayoukeng (Big Sulfur Vent) caldera roars with messages from the heart of the earth.

Off the rocky edge, left by a cataclysm of a younger earth, miscanthus grasses stipple a scene of utter desolation. Ahead, flat-topped Mt. Huangtsui and its satellite volcano, Tachienhoushan, hold a trace of old lake in between. Between Mt. Huangtsui and Sun Valley, the Tayoukeng (Big Sulfur Vent) caldera roars with messages from the heart of the earth. Furious white steam vents at a heat of 120°C, marking the most vehement fumarole in the whole region.





                                                             

↓2010-11-28【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2010亂集團大會師D線 ~ 行旅圖
2010-11-28map

↓2010-11-28【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2010亂集團大會師D線 ~ 高度圖
2010-11-28height

↓2010-11-28【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2010亂集團大會師D線 ~ googlemap
2010-11-28google1

↓2010-11-28【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2010亂集團大會師D線 ~ googlemap放大圖
2010-11-28google2

↓2010-11-28【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2010亂集團大會師D線 ~ GPS航跡檔


↓2010-11-28【台北萬里/金山】磺嘴山下富士坪草原會師--2010亂集團大會師D線 ~ 照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