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9日

泰山岳父

        天是那麼令人難過的一天,原本就計畫好的,風塵僕僕的一清早開車下高雄,心想這些日子以來,難為他了。

        相傳過去唐玄宗封禪於泰山,宰相張說擔任封禪使,按當時律法,隨同封禪之大小官員皆可原官加晉一品,於是張說便藉封禪之機,利用職權將原來只是九品官位的女婿連昇四品,成了入仕為官的五品大員,按理,一般知州縣令一生謹慎,即便芝麻綠豆大的過錯也沒犯過,能幹上六品正員已經算是頂到天了,於是張說女婿升官之速捷便被當時嘲諷為『泰山之力使然』!

         同樣是唐朝,文學家柳宗元於【祭楊憑詹事文】寫道:『子婿謹以清酌庶羞之奠,昭祭于丈人之靈』於是尊稱妻子的父親又有了〈丈人〉一詞。泰山是岳父對女婿的厚愛,丈人是女婿對岳父的景尊,這樣的翁婿關係應該是在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這五倫之外同樣被人重視的另一倫常。

         時光拉回到第一次與丈人見面光景,妻在大學畢業典禮時中替我引見我的丈人,第一眼望之儼然;聽其言也厲。論語有句話說:「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意思是:儒家的君子在與人交往時,會讓人感覺三種變化;一、遠看過去,這人威嚴凜然;二、和他親近,其實是平易溫和;三、聽他說話,則言之有物、莊重嚴謹。

        據妻提說過去在軍中的一位將軍很欣賞丈人,希望留他在軍中,但最終丈人婉謝,可知丈人外貌實在很威嚴,再加上聽不太懂他的台語,這是留在心中的第一觀感,隨後結婚,搬到高雄,生女,工作搬到新竹,通車,工作再搬到台北,出差到美國,中國,世界各地,一路上我總是知道,我有一個比任何人都支持我泰山,他雖然說的不多,一方面可能怕我聽不懂,一方面我知道他是不多說的,總是默默支持我的。

        早上九點多時,妻接到妹婿電話說情況不樂觀,心頭一凜,不自覺加快油門,顧不得其他,看看後座的兩個小的,尤其是大的,她是丈人最喜歡的,這時我心中嘟囔著,為什麼不早一點帶她回來。

         等到回到高雄時,已經得知丈人出院消息,情況已經十分不樂觀,在高雄家中看到的丈人,眼淚一滴滴的不自覺流下來,看在丈人躺在公司中的病床上,牆上擺著公司這些年來他老人家的心血,一張與總統合照,還有一幅幅的開業誌慶匾額,還有這二十多年來熱心民防的功績,這讓我想起車後座還有一頂丈人的中隊長帽子,據說可以免掉一些麻煩,想到這裡,淚水又一滴一滴流過臉頰。

         整天沒說什麼話,找了椅子靜靜坐著,腦中全都是十年來相處的場景,一幕幕流轉,想到過去與丈人相處時我的不善言詞,總想應該好好把握多學學才是,那時總想,以後再聊也不遲,今天,我完全楞住,我不知該說什麼好。

         丈人一向欣賞讀書人,記得有一次,研究所師兄弟聚會在丈人老家聚餐,丈人不多說,就向老師敬酒謝謝,而且也向師弟們敬酒,而且不論人前人後,都以我讀到博士班為驕傲,即便我急忙解釋沒有博士畢業,他也樂次不疲,我的心中永遠。

         回到傍晚,看見丈人眼睛可以張開看看,心想身體可能好些了吧,老天保佑好人,不想夜裡10點多,妻接到電話連夜趕去,告知已。

         回想往事總總,歷歷在目,心中不捨的難過,不可言喻,另一方面,我有一種像孤臣孽子的心情,今後我知道,已經沒有像丈人過去那麼樣的支持。


nEO_IMG_DSC08718